案例分析

廣東深圳創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等訴美國康柏電腦公司專利侵權案

首頁  ?  案例分析  ?  廣東深圳創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等訴美國康柏電腦公司專利侵權案

案由:專利權侵權糾紛

原告:廣東深圳創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格公司)

原告:馬希光(臺灣商人)

被告:美國康柏電腦公司(以下簡稱康柏公司)

 

案情介紹:

 

    創格公司、馬希光訴被告康柏公司專利侵權糾紛一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199861受理后,康柏公司在答辯期內依法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專利復審委)對原告專利權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法院于1998818裁定中止審理。2000427專利復審委作出第2133號無效決定,維持該專利原權利要求1繼續有效,法院于200061恢復審理,于20001024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2000128判決駁回原告深圳創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馬希光的訴訟請求。由于原、被告在法定上訴期內均未提起上訴,本判決現已發生法律效力。

 

審理階段:

 

起訴及答辯理由

 

    原告創格公司、馬希光共同訴稱:我們是90204534號實用新型專利權的共有人,該專利是在中國的合法有效專利。被告康柏公司制造的ARMADA1550T等型號的筆記本電腦,已落人上述實用新型專利的保護范圍。康柏公司制造的上述型號筆記本電腦在中國大量銷售,康柏公司北京辦事處提供售后服務。康柏公司的行為已侵犯了我們的專利權,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截止到1998410,康柏公司從中直接獲得34025899.6元。依據中國的法律,請求人民法院判令康柏公司停止侵權行為,賠償我們的經濟損失人民幣34025899.6元,并承擔訴訟費用。

被告康柏公司辯稱:康柏公司生產制造的ARMADA1550T型筆記本電腦無論在字面上還是等同原則下都不構成對90204534號實用新型專利的侵權,請求人民法院駁回創格公司、馬希光的訴訟請求。

查明事實

 

經審理查明,馬希光于1990412向中國專利局申請了“具有可替換電池及擴充卡座槽的電腦”實用新型專利,專利申請號為90204534,該專利申請于1991424被 授予它用新型專利權,專利權人為馬希光。經授權的獨立權利要求為“一種具有可替換電池及擴充卡座槽的電腦,包括一電腦主體,一組以上電池組及一組以上的擴 充卡組,其特征在于電腦主體的后緣開設兩座槽,其尺寸適應從電池組及擴充卡組,以供其容置;各該座槽內具有接點,其位置對應于電池組的接點,用以道通電 路;另座槽內部固定一與主線相通的電路連接座,用于與擴充卡組延伸出的特定的線路的PC板的連接部相對接。”1997722經中國專利局變更著錄項目,原“專利權人馬希光”變更為“專利權人馬希光、共同專利權人深圳創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199590204534號實用新型專利有效期滿后,馬希光曾辦理過續展手續。1998213創格公司在北京北大方正電子有限公司購買了一臺型號為ARMADA1550T的康柏牌原裝筆記本電腦,購買登記卡上蓋有康柏公司北京辦事處的印章。該產品機身左側具有一雙重托架和一PC卡座槽,前者可用于安裝軟盤驅動器或另一個電池組,后者可用于安裝大小與信用卡相似的32位或16位的PC卡選件;機身右側有一電池架,用于安裝可充電的電池組。據此,創格公司、馬希光以康柏公司侵犯其專利權為由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另外查明,在無效審理程序中,本案原被告就權利要求1中兩處用語“可替換”和“另”的理解發生爭議,專利復審委根據專利說明書和附圖的解釋,認定權利要求1中的“可替換”應理解為“可互換”;“另”應理解為“另外”。在無效審理程序中,康柏公司舉證并為專利復審委確認的現有技術有:對比文件11988年公開的《PC World》雜志第176頁,涉及一種GRIDCASE1520便攜式計算機,它具有一個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擴充卡組的座槽和設置在計算機外殼上的一個外置的電池組,電池組不能在兩個座槽中替換;對比文件21989年公開的《The book》廣告型錄,涉及一種名為“The Book”的便攜式計算機,它只有一個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擴充卡組的座槽和設置在計算機底面的可以內置電池組的座槽,電池組不能在兩個座槽中替換;對比文件71990116公開的美國專利USP4894792, 涉及一種便攜式計算機,它具有一個位于計算機后部的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擴充卡組的座槽,一個設置在計算機底部的可以插入底部附加擴充組件的座槽, 以及一個位于計算機側面的存儲器插入組件座槽。鑒于此,創格公司、馬希光認為,由于本專利具有兩個結構完全相同的座槽,并且電池組和擴充卡組的尺寸完全相 同,故上述現有技術與權利要求1所述技術方案的區別在于現有技術中座槽之間是不可互換的,而專利技術方案中座槽是可互換的,而且正是這一區別特征使本專利具有自由替換、互為備用的優越效果,從而符合了中國專利法關于創造性的規定。專利復審委同意創格公司、馬希光的上述意見,并據此判定權利要求1具有創造性,維持權利要求1有效。

 

上述事實,有902O4534號專利的專利文件、專利權證書,1997108專利公報,康柏牌ARMA-DA1550T筆記本電腦產品實物、產品發票及購買登記,專利復審委員會第2133號無效決定,專利權人于200O229日向專利復審委提交的意見陳述書等在案佐證。

判決依據及結果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

中國專利法第59條 規定,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條款應理解為,當權利要求書中的用語含義不清時,應當用說明 書及附圖幫助理解權利要求中用語的含義;在確定實用新型專利權保護范圍時,對專利權人在專利權是否有效的程序中所作的限制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陳述,應當給 予應有的考慮,禁止其反悔。本案中的90204534號實用新型專利權的權利要求1技術方案包含了7個技術特征:(l)具有可替換電池及擴充卡座槽;(2)一電腦主體;(3)一組以上電池組;(4)一組以上擴充卡組;(5)電腦主體的后緣開設兩座槽,其尺寸適應于電池組及擴充卡組,以供其容置;(6)各該座槽內具有接點,其位置對應于電池組的接點,用以導通電路;(7)另座槽內部固定一與主線相通的電路連接座,用于與擴充卡組延伸出的特定的線路的PC板的連接部相對接。雙方對于技術特征(1)中的“可替換”,技術特征(7)中的“另”的含義有不同理解,對于技術特征(5)中兩座槽結構是否相同也有爭議。鑒于專利復審委依據90204534號專利說明書及附圖,在第2133號無效決定中已明確解釋:技術特征(l)中的可替換應理解為可互換,技術特征(7)中的“另”應理解為“另外”;又鑒于專利權人在2000229提交給專利復審委的意見陳述中主張,由于具有了兩個結構相同、大小一樣并且可以互換的座槽使得本案專利權利要求1具有創造性,并且專利復審委支持了其上述主張,專利權人不得就此反悔。故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應由如下7個技術特征共同限定:(l)具有可互換電池及擴充卡的座槽;(2)一電腦主體;(3)一組以上的電池組;(4)一組以上的擴充卡組;(5)電腦主體的后緣開設兩個座槽,兩個座槽的結構大小相同,并且可以互換;(6)各個座槽內具有接點,其位置對應于電池組的接點,用以導通電路;(7)另外,每個座槽內部均固定一與主線相通的電路連接座,用于與擴充卡組延伸出的特定線路的PC板的連接部相對接。

  由于被控侵權物康柏筆記本電腦ARMADA1550T左側座槽可安裝軟盤驅動器及另一電池組,而權利要求1中的座槽可裝入電池組和擴充卡組,創格公司、馬希光認為,軟盤驅動器應屬于擴充卡范疇,被控侵權物中的座槽與權利要求1中的座槽是具有相同性質的座槽。但在電子計算機技術領域中一般認為,擴充是指一種用來增加計算機兼容性的方法,通過附加的硬件來執行不屬于基本系統的任務;擴充卡是一種插在計算機總線上用來增加附加功能或資源的電路板,筆記本電腦中的擴充卡是信用卡大小的PC卡;磁盤驅動器是計算機基本系統的組成部分之一,是用來讀寫磁盤的電子機械設備,故磁盤驅動器不屬于擴充卡,被控侵權物中的座槽與權利要求1中的座槽具有不同的功能和性質,創格公司、馬希光的主張不能成立。

2000128,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作出終審判決。法院認為:根據《專利法》第56條的規定,當權利要求書中的用語含義不清時,應當用說明書及附圖幫助理解權利要求中用語的含義;在確定實用新型專利權保護范圍時,對專利權人在專利權是否有效的程序中所作的限制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陳述,應當給予應有的考慮,禁止其反悔。本案中的90204534號實用新型專利權的權利要求1技術方案包含了7個技術特征,而本案被控侵權物僅具有專利技術特征(2)、(3)、(4)、(6),故被控侵權物沒有落入原告專利保護范圍,康柏公司并未侵害原告之專利權。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本案案件受理費180139元,由創格公司與馬希光共同負擔(已交納120020元,其余60119元于本判決生效后7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原告創格公司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原告馬希光與被告美國康柏電腦公司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30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原、被告在法定上訴期內均未提起上訴,判決生效。

評析:

 

         根據中國《專利法》第56條的規定,發明、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這是確定專利保護范圍的法律規定,也是一項基本原則。正確理解權利要求書的內容成為確定專利保護范圍的重要一環。根據1985年《專利法》實施以來的專利審判實踐,法官對《專利法》第56條的理解和適用已經比較深刻,與國際上的做法基本一致。即《專利法》第56條 第一款所稱的“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是指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應當以權利要求書中 明確記載的必要技術特征所確定的范圍為準,也包括與該必要技術特征相等同的特征所確定的范圍。等同特征是指與所記載的技術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實現基本 相同的功能,達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本領域的普通技術人員無需經過創造性勞動就能夠聯想到的特征。上述理解對判斷專利侵權至關重要。

        就 本案來講,首先要審查原告的訴訟主體資格。根據本案事實,本案所涉專利的權利人在授權時是原告馬希光。后來經過當事人自愿處分,將專利權變更為與深圳創格 科技實業有限公司共有。這種變更是當事人對民事權利的處分,沒有損害國家、集體和他人合法權利,也沒有違反國家法律規定,故應當認定有效。馬希光和深圳創 格科技實業有限公司有權以共同原告的身份起訴侵犯其專利權的行為人。

    其 次,要根據專利文件主要是權利要求書確定原告專利的保護范圍,這是專利侵權案件中最關鍵的環節。如果保護范圍被擴大將損害社會公共利益,而保護范圍被縮小 又將損害專利權人的利益,將難以有效的保護專利權,影響到專利制度的作用。所以對專利保護范圍的理解不是簡單地從文字或者實物上確定,而是從技術上確定原 告專利權利要求書形成的完整的技術方案,包括與專利必要技術特征相等同的特征所形成的技術方案。

  l、字面侵權分析

  由原告專利與被控侵權產品的比較可以看出,被控侵權產品中缺少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的三項必要技術特征。因此,在字面上,被控侵權產品不對原告專利構成侵權。

  由于被控侵權產品缺少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的區別特征,缺少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中 限定的所有“為實現發明目的和達到預期效果所不可缺少的區別特征”,從而不具備“同時擴展兩個部件且利用相等同性進行自由替換、互為備用”的技術構思,也 就達不到該實用新型專利的目的,實現不了原告專利的“根據需要靈活配置”的技術效果。因此,被控侵權產品對原告專利不構成侵犯。

  2、等同原則分析

  由原告專利與被控侵權產品的比較可以看出,被控侵權產品中缺少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三項必要技術特征,而且這些缺少的必要技術特征并沒有被其他的相應技術特征代替,也就是說,在被控侵權產品中根本就沒有這些必要技術特征,這些必要技術特征在被控侵權產品中完全消失了,因而也就不存在可以進行比較的對象,不存在等同物。

  這些必要技術特征在被控侵權產品中完全消失的原因在于,被控侵權產品不具備原告專利的“自由替換、互為備用”的功能,實現不了原告專利的“根據需要靈活配置的”技術效果,當然也就不存在相應的實現該功能與效果的技術特征。

  因此,在等同原則之下,被控侵權產品也不對原告專利構成侵權。

  3、被控侵權產品中根本就不存在原告專利中限定的那種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擴充卡組的座槽。

  雖然,被控侵權產品中有一個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軟盤驅動器的座槽,但這個座槽無論在結構上、還是在功能上、以至于在效果上都與原告專利完全不同,與原告專利相比,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座槽。其原因有以下幾點:

  第一、這個座槽中不存在與計算機總線相連的電路連接座,不能插入擴充卡;

  第二、軟盤驅動器不是擴充卡,不是擴充部件。

  就是退一萬步,假設被控侵權產品的電池座槽中的插座就是該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與計算機總線相通的電路連接座,但在被控侵權產品中,這樣的座槽只有一個,被控侵權產品缺少原告專利限定的另外一個座槽,不具備原告專利的“自由替換、互為備用”的功能,實現不了原告專利的“根據需要靈活配置”的技術效果,當然也就不存在專利侵權的問題。

  4、專利權人對已經放棄的內容不能反悔

  在無效宣告程序中,為了區別于已有技術,為了獲得專利權,專利權人才將“另”解釋為“另外”;將“可替換”解釋為“可互換”,使得原告專利的技術方案為兩個雙功能的座槽。這種解釋是不能反悔的。

  5、被控侵權產品是對已有技術的合法使用

  正如被告向專利復審委員會提交的對比文件17所公開的那樣,關于計算機座槽形式,已有技術中已經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技術方案,因此,該實用新型專利涉及的主題只是在已有技術基礎之上對計算機座槽形式作出的某種變形。

   已有技術中關于便攜式計算機座槽的結構及其數目的組合是多種多樣的。原告的專利選擇了這些組合中的一種形式。并為此取得了專利。雖然,原告可以對使用與 其專利同樣結構的產品主張權利,但是,他沒有任何權利在其權利要求限定的保護范圍之外,阻止他人利用已有技術選擇使用這些組合中的其他方式。

  已有技術中已經存在電池和擴充卡在其中不能自由替換、互為備用的兩個座槽的組合,如對比文件12所公開的那樣。因此,使用這樣的兩個座槽的組合屬于對已有技術的合法利用。

  6、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構思與原告專利無關

   原告專利的核心內容是設置兩個結構一樣的座槽,使得擴充卡和電池組可以在兩個座槽中自由轉換、互為備用。然而,在被控侵權產品中,沒有設置兩個結構一樣 的座槽,各個部件在兩個座槽中不能自由替換、互為備用。此外,軟盤驅動器和擴充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部件。在原告專利中,將軟盤驅動器單獨固定安裝,而在被 控侵權產品中,將軟盤驅動器可拆卸地安裝;在原告專利中,擴充卡和電池組可分別插在一個座槽中,而在被控侵權產品中,擴充卡單獨插在一個座槽中。這表明, 原告專利和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方案之間毫無任何關系,被控侵權產品根本就沒有采用原告專利的技術構思。

  由以上分析不難得到這樣的結論:

  被控侵權產品中不存在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限定的那種既可以插入電池組又可以插入擴充卡組的座槽;被控侵權產品中沒有兩個功能、結構和效果完全一樣或者實質上一樣的座槽;在被控侵權產品中,不能實現兩個部件在兩個座槽中的“自由替換、互為備用”。

 

  綜上所述,康柏公司沒有侵犯原告專利的主觀過錯,沒有侵犯原告專利的客觀行為,沒有侵犯原告專利事實,更沒有對原告造成任何損失。


2018年7月29日 23:44
?瀏覽量:0
?收藏
案例分析
超级大乐透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