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瑞德公司訴深圳市專利管理處專利行政處罰糾紛案

首頁  ?  案例分析  ?  瑞德公司訴深圳市專利管理處專利行政處罰糾紛案

案由:專利行政處罰糾紛

原告:瑞德電子深圳有限公司(簡稱瑞德公司)

被告:深圳市專利管理處。

第三人:田兆勝

 

案情介紹:

 

2000823,田兆勝以瑞德公司侵犯其外觀專利權為由,向深圳市專利管理處提出專利調處請求,請求責令瑞德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犯其專利號為ZL99335943.4的“雙翻蓋萬年歷”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行為;責令上訴人瑞德公司賠償經濟損失;責令上訴人瑞德公司在省級報紙上向請求人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等。深圳市專利管理處受理后,經過調查處理。于2001820日作出調處決定:一、被請求人瑞德公司停止組裝加工”液壓臺歷“產品的行為;二、被請求人向請求人田兆勝支付人民幣l29196.60元;三、被請求人在深圳市的一家主要報紙上刊登道歉聲明;四、駁回請求人的其他請求。

瑞德公司不服該調處決定,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判決維持被告作出調處決定的第1項、第4項,撤銷被告作出調處決定的第二項、第三項。被告瑞德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要求撤銷被告作出調處決定的第1項、第4項。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該上訴主張缺乏法律依據,不予采納,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第一審:

 

查明事實

 

2000823,第三人田兆勝以原告瑞德公司侵犯其外觀專利權為由,向深圳市專利管理處提出專利調處請求,請求責令瑞德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犯其專利號為ZL99335943.4的“雙翻蓋萬年歷”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行為;責令上訴人瑞德公司賠償經濟損失;責令上訴人瑞德公司在省級報紙上向請求人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等。深圳市專利管理處受理后,于20001130召集田兆勝、瑞德公司調查處理。深圳市專利管理處經審查后認定:名稱為“雙翻蓋萬年歷計算器”(專利號:ZL99335943.4)外觀設計專利的申請日為19991021,授權日為2000624,專利權人為田兆勝,現為有效專利。被控侵權的產品樣品與田兆勝所獲專利的文獻圖片相比較,二者的每個視圖均相同,因此,二者屬相同的外觀設計。瑞德公司曾接受深圳創新電子有限公司的委托,由深圳創新電子有限公司提供零件,于20005152000724生產并向深圳創新電子有限公司交付了223764個上述產品,其中20006252000724交付了99382個 上述產品。深圳市專利管理處認為,瑞德公司接受他人的委托組裝加工一種產品并且收取組裝加工的費用,已經構成專利法中的“為生產經營的目的制造”行為,侵 權事實成立,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據此,深圳市專利管理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五十九條第二款、第六十條第一款,《廣東省專利保護條 例》第二十二條、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于2001820作出調處決定:一、被請求人瑞德公司停止組裝加工”液壓臺歷“產品的行為;二、被請求人向請求人田兆勝支付人民幣l29196.60元;三、被請求人在深圳市的一家主要報紙上刊登道歉聲明;四、駁回請求人的其他請求。瑞德公司不服該調處決定,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判決依據及結果

 

深 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告作為深圳市專利工作的主管部門,有權對專利侵權行為作出認定。被告 在作出認定原告構成專利侵權的決定時,搜集了專利權人合法擁有外觀設計專利的證據,包括專利證書、專利文獻和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公告等;被告搜集的證據中, 深圳創新電子有限公司提供的組裝報價單據、訂單及原告的送貨單據等,證實原告具有生產侵權產品的行為;被告還取得了由原告提供的侵權產品樣本,并經過與專 利權人的專利文獻圖片比較屬相同的外觀設計。因此,被告認定原告構成專利侵權行為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對于專利侵權行為,無論修改前后的國家專利法,均 授權專利主管部門可以責令侵權人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被告責令原告停止組裝加工侵權產品行為的決定適用法律正確。原告認為被告無權認定其構成專利侵權及責令 停止侵權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八十三條規定,同一機關制定的法律,新的規定與舊的規定不一致的,適用新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修正后于200171日起施 行,修正后的國家專利法沒有授予專利管理部門居間裁決專利侵權糾紛的權力,因此,被告在國家專利法修正并實施后,對原告與第三人之間的專利糾紛作出的由原 告賠償及道歉的居間裁決性質的決定,屬于超越職權的行為,依法應予撤銷。制定《廣東省專利保護條例》的主要依據是修正前的國家專利法及其實施細則,該條例 第二十二條關于專利主管部門有權責令實施專利侵權行為的單位或個人賠償損失的規定,與修正后的國家專利法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相抵觸。被告依據該條例作 出的由原告賠償損失及登報道歉的決定屬于適用法律錯誤。被告辯稱以立案時間決定適用法律的主張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八十三條的規定不符;辯稱廣東 省知識產權局的《關于新修訂的專利法施行后我省專利行政執法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對此作了規定,經查,該“通知”屬于政府規范性文件,其規定如與法律相沖 突或者抵觸,仍應適用法律的規定,且該“通知”第二條亦明確規定“……不應采取過去的居間裁決專利糾紛的程序”,故被告的上述辯解理由依法不能成立,不予 采納。

該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一、維持被告作出的專利糾紛案件調處決定的第1項、第4項;二、撤銷被告作出的專利糾紛案件調處決定的第2項、第3項。

 

 

原告瑞德公司、第三人田兆勝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第二審:

 

上訴理由

 

瑞 德公司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對第三人構成侵權沒有事實根據。上訴人的組裝行為是受葉小寶的委托,組裝產品歸葉小寶所有,如果該產品對田兆勝構成侵 權,也只能是該產品的所有權人葉小寶對田兆勝侵權,而與上訴人無關,上訴人是無辜的善意第三人。一審判決維持《調處決定書》第一項決定沒有事實根據。

田 兆勝上訴稱:原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超越職權是錯誤的。原審法院以《立法法》第八十三條的規定為由,推導出本案應以第二次修改后的專利法為審判依據是錯誤 的。根據《立法法》第八十三條的內容,該條文是針對同一機關制定的在同一時間具有法律效力的不同法律或行政法規、規章等產生沖突時應如何適用的問題。然 而,適用修改前的或修改后的《專利法》問題,不是不同有效法律沖突的運用問題,而是同一法律因修改產生的時間適用問題—即溯及力問題。法律沒有溯及既往的 效力,是法治原則的基本要求;立法法第八十四條也明確規定,沒有特別規定法律不溯及既往。也就是說,對某一行為加以規范,應以該行為發生時合法有效的法律 文件為法律準則。原審被告的調處是對被上訴人侵犯上訴人專利權的行為進行處理。由于該侵權行為發生在《專利法》第二次修改并實施之前,而當時的專利法及其 配套法規均賦予了原審被告決定被上訴人承擔賠償損失及賠禮道歉責任的職權,因此,原審被告以第二次修改前的《專利法》及其配套法規為依據,作出的調處決定 并未超越職權,是合法有效的。綜上所述,由于原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由此作出有失公平的判決。

被上訴人深圳市專利管理處未提起上訴,但在二審法庭上表明贊同上訴人田兆勝的上訴理由。

 

判決依據及結果

 

廣 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為,被上訴人深圳市專利管理處根據將上訴人瑞德公司生產的侵權產品與上訴人田兆勝即專利權人的專利文獻圖片和專利產品比較屬相 同的外觀設計的事實,認定上訴人瑞德公司構成專利侵權行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原審判決第一項判決維持調處決定的第1項、第4項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上訴人瑞德公司上訴認為一審判決認定該公司對上訴人田兆勝構成侵權沒有事實根據,理據不足,不予采納。

 

200171起經修正后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未授予專利管理部門居間裁決專利侵權賠償糾紛的職權,因此,被上訴人在國家專利法修正并實施后,對兩上訴人之間的專利侵權賠償糾紛進行居間裁決已失去法律依據,原審判決撤銷調處決定的第2項、第3項 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上訴人田兆勝上訴認為本案侵權行為發生在《專利法》第二次修改并實施之前,而當時的專利法及其配套法規均賦予了專利機關決定侵權人承 擔賠償損失及賠禮道歉責任的職權,因此,本案專利機關作出的調處決定并未超越職權,是合法有效的。該上訴主張因缺乏法律依據,不予采納。上訴人田兆勝可按 修改后的《專利法》的相關規定依法另尋救濟途徑。故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涉及被上訴人的居間裁決權問題。200171經 修正后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未授予專利管理部門居間裁決專利侵權賠償糾紛的職權。對本案被上訴人在專利法修改實施之前已立案,在專利法修改實施 后是否有職權對兩上訴人之間的專利侵權賠償糾紛進行居間裁決的問題,爭議較大,存在兩種完全不同的看法。第一種觀點認為有權。理由是修改前的專利法是授予 專利管理機關居間裁決權的,行政主體的職權問題既屬于程序問題,也屬于實體問題,本案應適用舊專利法的規定。既然專利管理機關在專利法修改前已立案受理, 應由其繼續管轄處理,這樣做有利于及時保護專利權人的利益。另一種觀點認為無權。理由是行政主體的職權即管轄權問題只能是行政程序問題,按照“新的程序法 律規范生效后必須遵守”的原則,本案專利管理部門在作出處理決定時已無權對兩上訴人之間的專利侵權賠償糾紛進行居間裁決。理由是,關于新法與舊法之間的時 間效力問題,除法律、法規明確規定該法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以外,對相對人的行為在新法生效之前發生,行政機關的處理在新法之后作出的,有關實體問題應適用 舊法的規定;有關程序問題應適用新法的規定。本案被上訴人居間裁決的職權應屬于被上訴人對該行政案件的管轄權問題,而行政主體對案件的管轄權規定屬于行政 程序規范的范疇。本案被上訴人的職權問題,應當適用新法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三函字第3號《關于對國家知識產權局〈在新修改的專利法實施前受理但尚未結案的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函〉的答復》認為:“新修改的專利法已經于200171施 行。專利法規定,專利管理部門對侵權賠償數額等涉及當事人民事權益爭議的,只能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當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在新修改的專利法實 施后,專利管理部門仍舊適用原專利法有關處理糾紛程序上的規定行使職權,已喪失了法律依據,也將與人民法院依法審判涉及專利的民事糾紛案件及行政案件發生 矛盾。因此,對于專利管理部門在200171受理尚未審結的案件,應當適用現行的專利法及其實施細則的規定處理。”這一答復體現了同樣的精神。因此,本案一、二審判決撤銷被上訴人對兩上訴人之間的專利侵權賠償糾紛進行居間裁決的兩項裁決決定是正確的。




2018年7月29日 23:46
?瀏覽量:0
?收藏
案例分析
超级大乐透中奖说明